• 三青门外

    离月上雪|玄幻言情|连载

    【半主角带入,半开上帝视角,带你进入玄幻悬疑局中局,古老的三青世界等你来探索】【前面慢热,后面爆发】千年修炼得赤旋,置身玄鸳数十年,义结金兰宫廷下,情生长安夜雨间;百灵道尽陈年事,天泉镜边叙黄泉,同忆

    𘡲𘡴𘡱𘡰𘡵万字

  • 妖女宋姬传

    傲莲佳人|玄幻言情|连载

    宋姬出生那年,宋夫人生她难产,宋家一家71口死于妖族,她是人间的宋姬,却是妖王之女,妖王死时将所有法力全部传之于她,妖后趁乱将她魂魄集聚在宋夫人腹中,希望她重掌妖族霸业,只是不知她会不会成为一代妖后呢

    𘡯𘡪𘡳𘡱𘡵𘡮万字

  • 诸夕战帝

    杉茶子|玄幻言情|连载

    开书前在男频和女频间纠结了很久,所以后来的女主性格就比较偏向男性能抗但也不失女性的细腻。和以往的套路有些不同。女主获得本以为早已失去价值的传家宝,后来被联国科研会找上,才得知竟是打开另一个世界的连接。

    𘡲𘡱𘡰𘡳万字

  • 浴火战歌

    v彼岸花v|玄幻言情|连载

    十年前的夺嫡之战使我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在一次出征的路上,我遇到了她,她当时躺在冰冷的积雪之中,四肢冰凉,我把她抱了起来,放进了马车里,很幸运,她活了下来,我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云苓……

    𘡮𘡱𘡯万字

  • 只见顾人思故国

    素珩拂柳|玄幻言情|连载

    顾巽从来没想到世界会变成这样。日月悲鸣,时空破碎,家乡几乎毁于一旦,永世沉沦于时空罅隙,幸存的人们不停被时空裂缝吞噬撕碎……亲人朋友成为敌人的俘虏奴隶,熟悉的一切被黑暗吞噬,被烈火焚烧,被空间撕碎……

    𘡪𘡪𘡱𘡬𘡭万字

  • 一剑天凰

    熊猫吃青团|玄幻言情|连载

    曾在青石潭边洗剑,无边剑气渲染九层天。曾用天雷地火锤炼手中之剑,退出锈迹之时,剑光遮掩了星辰日月的光辉。剑出鞘之后,我将无敌于天下。

    𘡮𘡮𘡱𘡭𘡴万字

  • 帝妃轻狂,仙皇不服来战!

    倾城流光|玄幻言情|连载

    一朝重生庶妹欺负人人得而诛之?不怕,雷霆珠在手一道闪电劈到外焦里嫩香喷喷!传闻夜家千金区区仙尊修为四处招惹是非且自大无脑?她仰头长笑,恶魔鬼帝威明招摇谁敢乱说一句试试!传闻控制凡界四十二节气的雷霆珠不

    𘡭𘡮𘡱𘡯𘡪万字

  • 青芜记

    老老乌龟|玄幻言情|连载

    相传,上古四方天帝都听命于某个大神,一袭青衣,手执法杖,何许人也?我们的故事,发生在女娲抟土造人、盘古开天辟地之前。东之何,南之木,西之印,北之宋,四大帝国遥遥相距,争端纷起。以宋青芜为首的匪徒们,趁

    𘡵𘡵𘡱𘡭万字

  • 热血异能高校:学院拽姐

    仿佛哈卡|玄幻言情|连载

    皇洛异能学院的校长决定从全校的异能学员中筛选出一位最优秀的学员,将他打造成全异能者。谁知考核结束出选当天,圣物【神知】却选中了一位毫无异能的普通人类。当她进入皇洛异能学院,质疑她的异能学员们不断地来挑

    𘡭𘡭𘡱𘡪𘡳万字

  • 邪王宠妃:腹黑二小姐

    叶依梦|玄幻言情|连载

    她,21世纪最顶尖的杀手,却穿为叶府最无用的废材小姐,当废材变身绝顶天才,昔日欺辱她的人,通通做好心理准备,不往死里弄,她就不姓叶。他,帝国最尊贵的皇子,冷酷且腹黑,却慧眼识珠,独独对她痴宠无度。“喂

    𘡯𘡳𘡱𘡮𘡪万字

  • 星辰之影

    花间狸|玄幻言情|连载

    她一出生便成为了众矢之的,所有人都想要杀死她,虽然她的母亲以命相搏,为她赢来了一线生机,可她却沦为被人利用和伤害的一枚棋子,直到她的师父出现,才让她有了朋友,有了自己的生活,可是这仅有的一点温暖也终将

    𘡮𘡱𘡵𘡮万字

  • 至尊御术师:绝色女武神

    夺安侯|玄幻言情|连载

    在地球的坐标原点,有一座看不见的小岛,名为炼狱。在圣多美海域的上空,有一扇华丽的大门,名为雅典娜。在智慧与战争之门的背后,是另一片大陆,名为元素。那里被称为次元战场。是辰族进攻自然界的必经之路。守护好

    𘡮𘡱𘡬𘡮万字

  • 半坐江山

    三栋二单元|玄幻言情|连载

    看着下面百万军团,万国来朝者,蓝凤从未想过自己还有这一天……匍匐在地的荒古异兽,盘旋在天上九栾凤凰,一切的一切,终究要有人来执掌。

    𘡯𘡲𘡱𘡪𘡯万字

  • 六道红颜之绝世女帝

    楚江红|玄幻言情|完结

    噬魂魔刀镇压古往今来,试问诸天谁主沉浮?新书《找条神龙许个愿》已经上传,喜欢的朋友支持一下。

    𘡯𘡬𘡵𘡱𘡲万字

  • 孤行居

    尤希儿|玄幻言情|连载

    浩幽国皇帝元烁潇在别人面前威严,帅气,但在自家媳妇面前就是一个妻管严!当初虐妻一时爽,现在追妻葬火场了吧!哎,做事还是不能做得太绝······

    𘡭𘡬𘡯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