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荒神记

    戈壁小树苗|仙侠奇缘|连载

    大荒天地,广袤无边,凶兽成群,异兽出没,部落林立,一颗草可以斩破苍穹,一颗树可以飞天遁地,大荒儿女,为了生存而浴血奋战。天骄战启,浴血封王;百战不死,方为天骄。....................

    𘝫𘝫𘝫𘝩𘝧𘝧万字

  • 千穿历凡劫

    错负轮回|仙侠奇缘|连载

    快穿,为感情洁癖读者特设一酱油男主,男女主都是凭实力单身的佼佼者~简介:青丘狐族千娇百宠的小公主夜云岚,因不满家中逼婚,盗取了娘亲云月瑶的须弥界珠。决心下凡,留书一封,称自己也要像娘亲那般下界历练,一

    𘝫𘝨𘝥𘝩𘝨万字

  • 天命偃师

    梨上|仙侠奇缘|连载

    从农家女到顶尖的傀儡炼器师前·星际机甲制造师·陆星遥决心走出一条不一样的修仙路无cp,升级流,慢热【星际文没法用的梗都会在这里展现两文同时更新】群号207079384欢迎来找我玩~

    𘝧𘝪𘝩𘝬𘝤万字

  • 谪仙为聘

    风魂|仙侠奇缘|连载

    刚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纪小朵以为自己拿到是古早玛丽苏剧本。后来阴差阳错地嫁给了旧情人的哥哥,她又怀疑自己拿到的其实是宅斗剧本。一直到发现自己无意中救下的小傻子竟然是被贬凡尘的谪仙,纪小朵才确定,原来这

    𘝫𘝡𘝩𘝦𘝣万字

  • 清清修仙记

    玲珑舞|仙侠奇缘|连载

    一个穿越异世的女子,拖家带口,历尽千辛万苦、重重磨难,修仙得道的故事。

    𘝫𘝧𘝩𘝣𘝧万字

  • 重生仙路渺渺

    乌丸出云|仙侠奇缘|连载

    妖魔肆虐,魔族横行,生逢乱世,问鼎仙路对姜丝弦来说是最好的路,修仙路难走,这一路坎坷崎岖是否能坚持到最后?修仙小萌新要如何在一群大佬中生存下去?真长相一般姜丝弦?真资质一般姜丝弦?对于修仙九窍不通一窍

    𘝧𘝦𘝩𘝨𘝡万字

  • 芊芊仙劫

    筱沐尘|仙侠奇缘|连载

    异世而来的裴芊芊穿越到了一个被魔气毁容的小姑娘身上,她努力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求生存,然而没有灵根,修仙无门。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愿意庇护她的师父,却也……只为了寻求心中的那片乐土,裴芊芊寻宗门,下地府,进古

    𘝧𘝨𘝩𘝡𘝦万字

  • 魔教教主今天也要挣钱

    聂雪氤|仙侠奇缘|连载

    潋月教的口号是:一洗魔教之名,发家、致富、奔小康、兼济天下虞舞妩的梦想是:拼命挣钱、喂饱仙泉、学会武功、攻克那个还在当正派掌门弟子的幕后大佬没想到快要成功之际,竟然撕裂空间再度穿越,并且来到更高一级的

    𘝤𘝨𘝩𘝫𘝫万字

  • 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正规下凡|仙侠奇缘|连载

    颜盏小名小灯泡,她老爹说,家里就她最亮眼,影响他们夫妻恩爱,就是一个电灯泡。本以为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五讲四美好青年,没想到却是垣青大陆的原生民,老爸老妈你们这带球旅游旅游得有点远啊。

    𘝡𘝩𘝫𘝧万字

  • 穿越成为大妖王之颛顼棋盘

    衣慕凝|仙侠奇缘|连载

    全国首富之女,“啥都卖”网站第一大股东误打误撞穿越到渡劫失败的火蟒族男妖王身上,为寻找回到原本世界的法子操碎了心,谁知在这个异世界依旧开启了网店。

    𘝫𘝣𘝩𘝬𘝨万字

  • 五弦

    忧思梦铃|仙侠奇缘|连载

    五弦常常在想,别人穿越不都是很惊心动魄的吗?为什么摊到自己身上就那么狗血,怎么就这么睡了一觉,就摇身一变,换了一张面孔了?偏偏刚醒来,就真实感受到了被下药、他人私奔的戏码,自己还真是个香饽饽,谁都想过

    𘝫𘝡𘝩𘝡𘝨万字

  • 穿越后我多了一堆仇家

    章林双东周向|仙侠奇缘|连载

    白桃作为社畜,休息天只会在家瘫着,点个外卖,完美奉行着休息日只要离家一步就算工作日的至高准则,结果今天瘫着瘫着出事了,本应该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玩手机的白桃,一觉醒来静静躺在一个山谷里,浑身疼痛,她穿越

    𘝧𘝩𘝪𘝨万字

  • 美食大掌门

    沐沐大人|仙侠奇缘|连载

    这是一个有关美食与仙侠江湖的故事。许安然一直是个本本分分的好姑娘,但奈何老天爷就是喜欢捉弄老实人,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成了某个不知名帮派的当家掌门,庙小破败不说,连手下也跑得只剩下了一老一小。看着

    𘝫𘝩𘝦𘝧万字

  • 师父我想谈恋爱

    玻璃瓶的起子|仙侠奇缘|连载

    “江湖上最大的线上实时交流交友平台‘云亭净界’是我经营维护的!师父你不能拦我!我要下山!我要谈恋爱!”

    𘝫𘝩𘝤𘝫万字

  • 他是我的扫把星

    黄杨林海|仙侠奇缘|连载

    我一个二十岁的大龄少女,某一天正在家宅着追书,天上突然就掉下来一个年轻帅哥,关键是他还非要带我离开这里。我真是被这个纯直男气的要死,不过时间久了我却发现,他说的那些傻兮兮的话好像都是真的,而我也渐渐迷

    𘝡𘝫𘝫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