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尤前|仙侠奇缘|完结

    传闻玄门之中最神秘的青阳一脉,突然出了一位奇才。各种传闻层出不穷。云皎转头瞅了瞅旁边的真大佬:“……”假的假的,我什么都不会,甚至慌的不行。云皎:“祖师爷,打个商量,下回遇到妖魔,咱们冷静点吗?我治起

    𘟣𘟦𘟧𘟦𘟠万字

  • 穿越成为大妖王之颛顼棋盘

    衣慕凝|仙侠奇缘|连载

    全国首富之女,“啥都卖”网站第一大股东误打误撞穿越到渡劫失败的火蟒族男妖王身上,为寻找回到原本世界的法子操碎了心,谁知在这个异世界依旧开启了网店。

    𘟥𘟢𘟧𘟨𘟡万字

  • 猫猫不是妖

    禾为知之|仙侠奇缘|连载

    你可知九命么?相传,曾犯十恶之罪的人如若有幸会被选中成为九命。九命,是罚,亦是恩。九命者,一世九命,却也比常人更易丧命,常尝死之苦痛,更者,需如此受十世人世生老病死、爱恨别离,世世悲惨,生生孤苦,此乃

    𘟨𘟝𘟧𘟢𘟦万字

  • 是猫还是精灵

    喇喇怪|仙侠奇缘|连载

    我原本是只平凡的树精灵,在2020年平凡的一天,我不小心炸了老君的丹炉,气得这老头抖着烧焦的胡子将我变成了一只小黑猫,发配到人间重新集齐练就仙丹的材料。幸运如我,头一天我就找到了靠谱铲屎官,竟还是个绝

    𘟥𘟧𘟢𘟟万字

  • 我家大魔头脑子有坑

    莫等央|仙侠奇缘|连载

    “听说了吗?时依终于被逐出师门啦!”“真是大快人心!她这些年来在仙门坏事做尽仗着本事作威作福,阴险狡诈又诡计多端,早就该被赶出去了。”“可是我听说,她临走前劈了咱们的山门,砸了牌匾,还抢走了圣器。”“

    𘟨𘟡𘟧𘟝𘟥万字

  • 白虎神君的虎虎生威

    暄和卷|仙侠奇缘|连载

    百里瞳作为盂山白虎一脉的独女,从止戈公主到白虎神君看上去表面光鲜,实际上,啥啥啥不行打架她第一。不是每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神仙都是顺风顺水的一生,比如百里瞳的情路就无比坎坷波折.....且看这一路这只

    𘟝𘟣𘟝𘟡

  • 三生逆凰

    万年老酒|仙侠奇缘|连载

    第一世,我懵懂无知,只因一句以身相许,信任相随。第二世,我堕入魔道,只因一曲相思难付,入诛仙台。第三世,我圆满归位,只因一颗殒情丹,前尘消散。这局为我所下,破局却非我所愿......

    𘟨𘟥𘟝𘟦

  • 家有火帝可依傍

    居小妞|仙侠奇缘|连载

    当花蓼精遇上火帝,并且偷偷在梧桐山上修炼会遇到怎样的火花?当然是被发现之后带走,所以一直都在惴惴不安的花蓼精就在这么忐忑中发现了,火帝不光长的好看,也是一等一的好神仙,虽然有可能想拔了自己的头发。

    𘟨𘟧𘟨𘟡万字

  • 这胡乱的穿越

    闫骄娇|仙侠奇缘|连载

    不会太监,求收藏。言情小说,男主未定,会变瘦的。本来说要更完的,但是没办法了。

    𘟨𘟧𘟠𘟠万字

  • 桃之夭夭,魔君大人不可怕

    谷古骨|仙侠奇缘|连载

    初遇时,她还是一株未能化作人形的小桃树,他却能随手就帮她挡过一道雷劫;再遇时,她已然成为一个桃花小仙,而他却坐上了那个令六界闻风丧胆的位置,可他转身居然就被一只兔子勾了魂儿去......

    𘟝𘟡𘟧𘟠𘟤万字

  • 回眸莞尔风袅袅

    徐拖拖|仙侠奇缘|连载

    他是错爱结成的果,落入人间砸乱了多人的命运……莞尔对星沉说:“你看到了是吗?我不是正常人。”星沉面色不变,却不赞同她的话。“你是正常人!”“我的心不是我的!”对于星沉的淡漠,莞尔有些恼火。“它使我活着

    𘟠𘟧𘟡𘟠万字

  • 何处寻清欢

    流十|仙侠奇缘|连载

    作为一个无依无靠,而且没有几分姿色的石妖,清欢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答应自己以身相许。而且这动不动就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技能是在哪里学的?狐妖也没他会撩啊!“清欢,当初要以身相许的人是你,如今是要做负心

    𘟨𘟝𘟧𘟦𘟦万字

  • 绝世神女追夫忙

    心星|仙侠奇缘|完结

    简而言之,这是一尊神和一粒种子之间的故事,亦是一段割舍不了的情缘。(一)对于生而目不能视的池玖妍来说,最幸福的事不是能看见生灵的额间魂火,而是能看见七色魂火。所以拥有七色魂火的颜钰,便成了她追逐的光。

    𘟝𘟨𘟧𘟤𘟟万字

  • 轻歌绕云间

    枝欤|仙侠奇缘|连载

    听说如果误食了一颗种子,它就会在体内生根发芽直至长成参天大树。她已经不记得这棵树是何时发芽的了,但幸运的是,有一天,叶轻的那棵树,开花结果了。初见时,他是白衣翩翩的温润公子,时隔数年再次相见时,他却是

    𘟨𘟣𘟧𘟣𘟨万字

  • 长白萍仙传

    天山童子鹰|仙侠奇缘|连载

    “莫言浮萍无所依,苦海汪洋伴君行。”“剑执千载空虚度,红尘碎梦覆萍生。”一座小山,一片小湖,一叶小舟。月色朦胧,冷夜寂寥,浮萍掀起遮窗的布帘,在她的眼眸中,缥缈的白雾随着夜晚的清风轻轻飘动,平静无波的

    𘟥𘟤𘟟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