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春风

    清枫聆心|古代言情|完结

    她从地狱一般的家里逃出来,只想画一方宁静山水。她在世上最怕的就是养兄,只好昼伏夜出避天光。哪知,她又摊上一位义兄,不但陪她一起昼伏夜出,还把日子过得热闹不凡。造假画?这是义兄正经养家糊口!查情诗?这是

    𘟟𘟛𘟡𘟠万字

  • 都市重生异能神医

    千萝绿|现代言情|完结

    她是修真界的炼药奇才;她是人间带着羸弱身体的怪才;当两个天才合二为一,世间的锋芒因她们而改变神奇的中医才华;惊人的赌石技巧;绚丽的异能手段;从修真界到俗世间,她混的风生水起,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旁

    𘟛𘟛𘟟𘟡𘟢𘟠万字

  • 鼎礼之婚

    杨柳溪|现实生活|完结

    【新文“碎骨陈情”是“鼎礼之婚”的前传,求收藏求支持啦】一个是扮猪吃老虎的世家公子,一个是王者扮青铜的名门之后。鉴古圈南北两派,人人皆知,南派公子傅天泽,英年早婚,娶了许家的私生女许清如。人人皆知,许

    𘟛𘟤𘟟𘟡𘟢𘟤万字

  • 王爷的小药妻

    素子寒|古代言情|完结

    一穿越就遇到逼婚,更有各路极品亲戚存心刁难,她一怒之下,打脸众人,然后利用前世丰富的中医知识,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并拐来当朝王爷甘心当她的小药童,从此,她便是与王爷成就一段人间假话.....

    𘟛𘟠𘟝𘟡𘟠𘟠万字

  • 九思教授又被碰瓷了

    高高邯|现代言情|连载

    “吾有一孙,年方二十,骨清神爽容颜丽,丰采异常非俗辈!吾有一宝,曰秘色瓶,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怎乃家门不严,秘色瓶被盗,特请老友施与援手!若能使宝瓶完璧归赵,除酬金两亿外,附赠孙婿一枚!”

    𘟙𘟝𘟡𘟜万字

  • 重生之道门巨商

    道姑初九|现代言情|连载

    渡劫失败,肉身消亡。神魂却与二十年前逃逸的一丝神识结合,掌握一重天道后重生。世间唯一不可逆的便是因果,那就循着这份因果把这一世修圆满吧!考古、鉴宝、赌石、炒股,谁都不是她的一合之敌。只是……她一个活了

    𘟤𘟜𘟡𘟛𘟠万字

  • 玲珑入骨

    朴杨盛兰|古代言情|完结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玲珑山庄竟然一夕倾覆?眼波流转的美人儿为何突然横尸街头?名震天下的厨娘突然被捕入狱又是为哪般?傲娇的青楼头牌怎么会无缘无故消失?……而真相和命运是否会放过那些在爱恨中苦苦挣扎的人们?玲

    𘟟𘟙𘟡𘟟𘟣万字

  • 重生慧眼识宝

    梓落|现代言情|连载

    晓尘重生了,这一世她发誓一定不能重蹈覆辙,一定会保护好她的亲人们,挽回母爱,挽回曾经失去的一切···至于那些曾经暗害她的所有人们,"不好意思,姐提前说声抱歉了···"--------有缘得灵鼠一枚,开

    𘟞𘟙𘟡𘟢𘟞万字

  • 捧角儿计划

    野狸|现代言情|完结

    她初次登台,唱《霸王别姬》之虞姬,被观众砸了场子,“罪犯的女儿,唱什么忠洁烈女!”后来,她登台热门大剧院,还唱虞姬。那时,爱听戏的看客人人都说,“那位小角儿唱虞姬真绝了,要说为什么,她本人就有一腔倔强

    𘟠𘟜𘟡𘟞𘟠万字

  • 黑莲花千金重生了

    桂圆很圆|现代言情|完结

    “脱,快点,我赶时间。”“???”“慢了就赶不上排卵期了。”“……”看上了就要上就要得到。从前世到今生,那个男人必定是她的,哪怕是天崩地裂,山塌海陷……该她的,就是她的。哪怕是豪取强夺。有的人上辈子被

    𘟠𘟢𘟡𘟝𘟙万字

  • 我乘白虎去

    三糙文化&张有戏|悬疑推理|连载

    一尊腐朽佛像,将学考古系少女符西引入瑰丽诡秘的文物世界中,并因此认识了镇守京城的少年神辅魏紫。符西追其所见、记录全国各地的逸闻轶事、认识更多地域文明守护神的故事也从此开始。直到最后,符西发现所有的故事

    𘟠𘟟𘟡𘟤𘟠万字

  • 宝眼乾坤

    沈蔷|现代言情|连载

    异能寻宝眼,高干最爱。PS,异域风情探险文,这里有古墓传说,但真的不是灵异故事。

    𘟛𘟞𘟡𘟣万字

  • 探索丝绸之路

    朱岚澜|短篇|完结

    聊聊路上发生的事情,也许其他人可以借鉴一下。

    𘟛𘟡𘟜𘟞万字

  • 狂想曲二零一六

    长安2016|现代言情|完结

    当往日的情人再见,无法正视的事实摆在眼前时,她又会怎样抉择?

    𘟜𘟞𘟝𘟤

  • 下凡谈恋爱的历劫

    十多个额|短篇|完结

    神仙每七万年历一劫,世初神君此次所历劫数为凡劫,需下界人间。在他10岁那年捡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受伤了,楚逸凡把它带回家养伤。殊不知这只小狐狸是只尚在修炼的狐妖……六年后再次相遇,是偶然还是某人故意为

    𘟠𘟣𘟙𘟜

  • 所有的诗集的五毛

    即可体验发|短篇|完结

    小的时候,父亲有回很伤感的对我说,淘宝上给人写一首诗只要五毛钱。幼年的我似乎感同身受了。十年后,我发觉一首诗能卖五毛钱,已是幸运。我同父亲戏言,要去天桥底下五毛钱一首诗。父亲笑话我,天桥下早已不让摆摊

    𘟛𘟝𘟠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