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侠修真文明凡人之老夫金光,有何贵干

第三十五章 光吼机关兽

凡人之老夫金光,有何贵干红色卷轴123 2205字2023年02月08日 00:01

  踏出祭坛,张仞发现第三关早有一人在此等待,那是万妙观的一名女弟子,贝悠儿。

  “第三关,消灭筑基中期光吼机关兽。本试炼并非幻象,若投降不及时,随时会有陨落风险,请诸弟子自行选择去留。”

  和前两关一样,传音没有感情地在耳畔响起。

  那位女修见到光华一闪,出现的是五短身材的张仞,顿时眉头紧皱,话也不愿意多说。

  张仞见此,无所谓地笑了笑,注重外表之人,哪里都有,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说修仙的时间长了,就是凡人做的时间长了,也会发现,面容固然重要,但性情永远是与人交往中,最被看中的一点。

  张仞是穿越过来,没怎么照过镜子,如果什么时候“孤芳自赏”一下,可能会对往日的经验,有不同的看法。

  他这副尊荣,实在是过于“显眼”了一些。

  由此看来,像辛如音、齐云霄这种完全没有将人的外表,纳入到对陌生人打分标准的人,才是真的少数。

  另外就是,自己现在的战斗力并没有提高,反而下降了不少,尤其是符宝小剑的耗损,让张仞现在极度缺乏对敌的手段。

  在自保方面,因为并没有强力的防御法器,在筑基期的机关兽面前,实在捉襟见肘。更不用谈速度方面的劣势。

  如果其他还没有被淘汰的三派弟子有能力,张仞不介意躺着过关。

  如果没能力,他也不会觉得现在就返回有什么不好。

  逃跑并不可耻,尤其是手段尽出的情况下。

  张仞与万妙观女修贝悠儿各自坐在一旁打坐休息,光吼机关兽就在广场中央,安静的和一块石头没什么区别。

  但是二人都知道,只要踏过那一层薄薄的光幕,来到广场上,机关兽便一定会启动,并对他们展开猛烈的攻势。

  经过那道传音术的提醒,他们都明白,如果在这里输了,可是随有陨落的危险的。

  他们坐在这里等待,是因为还有一个祭坛依然闪烁微光,说明还有人在进行第二关的试炼。

  漫长的等待并没让二人有说话的兴趣,张仞泰然自若,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便是别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光华一闪,一名神兵门修士背着一口剑匣,踉跄地走出了祭坛。

  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着:“绝不会输给我的弟弟!绝不会输给我的弟弟!”

  坚定但却虚弱不堪。

  看到四周二十七座祭坛要么已经彻底暗淡,要么便只有虚影,他们都知道,他们三个,便是最后的三人了。

  “哼,到头来,过关的一个是矮子,一个疯子,本姑娘可不想伺候。”

  说罢,贝悠儿果断的启动了银色符箓,哪怕相隔了这么长的时间,她在发现没有十成把握通过第三关的时候,依然选择果断离开。

  “一言不合,抬腿就走,这个女修,未来可期呀。”

  张仞顿时对这名根本不认识的女修另眼相看,也许这样的人很讨人厌,但在残酷的修仙界,她这样的修士,说不定可以走的更远。

  “齐云霄,我一定会比你强的!”

  那名神兵门修士似乎真的疯了,居然要径直穿过光幕。

  “道友请慢,你可是齐云霄的哥哥?”

  那披头散发的男子回过头来,脑袋一歪:“你认识齐云霄?”

  “算是见过面,我只是提醒你,过了光幕,你可就要面对那筑基中期的光吼机关兽,你确定准备好了?”

  “你倒是好心,这是一件顶级的防御法器明光铠,可以抵挡筑基修士的一击,送给你了。”那披头散发的男子扔来一件顶级防御法器,便穿过了光幕。

  如此一来,那机关兽似乎触碰了什么感应机关,立刻运转了起来。

  出手就送顶级防御法器?这是个炼器大师呀!

  张仞正犹豫要不要也穿过光幕帮手的时候,便看到齐云天在光吼机关兽一声吼叫后,唤出了剑匣中的七柄上阶法器飞剑。

  随后,飞剑便朝着机关兽直射而去。

  可惜这些飞剑虽然同时射出,但并没有组成什么剑阵,威力只是简单的叠加而已。

  叮叮当当,这些飞剑刺击在机关兽的身上,毫无作用。

  机关兽当然不会被这些攻击激怒,只是按照设定好的程序一般,向着来者射出了两发光炮。

  此时,齐云天身上的黑光甲闪烁出了身影,光炮正正地轰击在了齐云天的身上,却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

  仿佛光芒被黑洞吞噬一样,安安静静的。

  “那个甲胄类法器,和齐云霄当时所穿的,似乎没什么区别?!这么强?”

  张仞震惊万分,但机关兽可不是有血有肉的修士,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攻击丝毫没有效果而目瞪口呆,它直接进行了贴身肉搏。

  在这期间,齐云天的飞剑不知道击中了机关兽多少次。

  显然,这个机关兽的速度也并不是很快,它的最擅长的,应该就是刚才的光线攻击。

  可惜被齐云天的黑光甲克制了!

  张仞心有明悟,若是属性相克,或者说更进一步的天克,就像韩立的小猴子克制精魂一般,或者就像现在这种情形,跨一个大境界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将对方克制得死死的。

  修仙之人,手段需要更加的多样化,不能只单独在一方面有所建树,否则一旦遇到了被克制的情况下,逃跑都十分艰难。

  既然如此,此时不进去躺赢,更待何时?

  张仞二话不说,直接进入到了光幕之中。

  “道友莫怕,我来助你!”

  张仞的储物袋中,还是有一些吃灰的法器的。

  比如灭杀两个抢劫齐云霄的倒霉高阶炼气修士,比如秦叶岭的叶天南的垃圾法器。

  这些法器虽然多为中阶、下阶,对付筑基期的傀儡,其本身的威能几乎毫无用处,但可以将他们当成一次性的符箓用。

  “爆!爆!爆!”

  张仞顺手扔出去了三件中阶法器,一件低阶法器,将光吼机关兽炸了一个趔趄。

  可惜除了一个趔趄外,毫无效果。

  齐云天看了张仞一眼,他的七柄飞剑,盘旋一圈后,再次攻向机关兽。

  可惜,如果说齐云天的黑光甲天克光吼机关兽的光波,那么傀儡的材质,与境界,便天克齐云天的上品法器。

  甚至机关兽受到的伤害,没有张仞给予的一个趔趄多。

  傀儡的双眼红光一亮,光波就要向着张仞打来。

  “这位大佬,你打了半天,怎么仇恨这么快就被我抢过来了?”

  张仞飞速向着齐云天移动,顺便直接套上了他赠与自己的明光铠,寄希望于能够抵住机关兽的一击。

  噗!

添加书签
红色卷轴 · 作家说

感谢霜枫胜火的月票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