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侠修真文明凡人之老夫金光,有何贵干

第二十一章 你们一起上吧

凡人之老夫金光,有何贵干红色卷轴123 2230字2023年02月01日 00:01

  “你们一起上吧,我与辛仙子还有些事情,赶时间。”

  “上啊!”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嗓子,铺天盖地而来的中阶法器飞驰而来。

  那些极个别拥有着上阶法器的修士则蓄势待发,并不急于一时。

  辛如音捂着小嘴,她本来只是想要演示一遍后,和这些散修们说明,没有想到张仞居然要挑战这么一群人。

  他们还不是筑基修士,面对这么多法器的同时攻击,就算有改良的阵法在,也很难一次消灭这么多法器的。

  张仞微微一笑,烈火之阵上若隐若现的巨龙,登时变得刺眼了起来,随着法诀手势的变化,阵法从激发状态变成了完全运转的样式。

  所有人眼中除了一团大火外,已经看不清张仞的所在,他们只能凭借着之前的感觉,向张仞的位置发出攻击。

  失去了张仞的视野,大家的天眼术也完全看不到敛气术下的张仞。

  叮叮当当,众多法器撞向一处的场景颇为壮观。

  一瞬间,就像是倒垃圾一般,在张仞刚刚所在的位置堆成了小山。

  而张仞,则泰然自若地向旁边移动了丈许距离。

  “我的法器!”

  无功而返的众人收回法器时,纷纷发现自己的攻伐之宝经过烈火炙烤,多有破损,尤其是以木属性法器的,受损最为严重。

  那个喊出声的散修最惨,收回法器时,只剩下了黑乎乎的一团焦炭,几乎已经到了完全损毁的程度了。

  “还要来吗?”

  张仞高喝道,烈火之阵的运转并未停止,人们之听到了他的喊声,却不知道,张仞已经在疯狂布制另外一套法阵。

  “可没说我不能移动,更没说布完阵势后不能再布。”

  张仞暗暗想道,刚才学会新的阵法思路,一时激动,还是小心为妙,鬼知道这些人里有没有什么神奇宝贝,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嚣张了。

  看着纷纷收回法器的散修,那些还未出手的人则放下心来,中阶法器只是有点损伤,那么自己的上阶法器问题肯定不大。

  只有那些手持木属性上阶法器的,略微犹豫,实在是那根烧火棍太抓人眼球。

  领头大汉则哈哈一笑:“兄弟们,他这个大阵也就这么回事,待我飞上天空给你们指明方向,回头赢了你们每人分我一点灵石就好。”

  他也不等别人答应,抽出初级高阶的飞行符箓,直接御空飞行。

  飞行符箓价值不菲,虽然是消耗品,但也不是一次性的,只要自己成功,收上来的钱不比他人赚的少。

  “廖光头,你脑袋转的也太快了,快快升天,指给我们看!”

  那大汉一边做着美梦,一边越过烈火大阵,给众人指明大致方位。

  张仞将一切都瞧在眼里,却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等到更加威猛的法器如万箭齐发,涌入大阵之后,张仞手决一掐。

  “老夫可是已经给你们机会了,切莫怪老夫无情啊。”

  听到张仞如此喊话,众人不惊反喜。

  “廖光头,有你的!这老杂毛小矮子,看来是被逼到绝路了,等会少不了你的好处。”

  在空中的廖姓光头此时却是上牙下牙直打架,话都说不出来。

  烈火之阵的大火在外围看,并无什么变化,但是上空廖光头看的分明,阵内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凶凶火焰由红转青,一看就是威能大增的样子。

  如果这些法器都坏了,他们不找那个侏儒,找我来可怎么办呀?

  廖姓大汉死死盯着阵中的青色火焰,只要它稍有异动,转身就跑,绝不拖延。

  “青炎阵,起!”

  阵内火龙一声咆哮,一分为四,由红转青,整个大阵也从只有中间的火焰为青色,转而像是墨染池水一般,转瞬变色。

  “我的法器呢?”

  “不可能,那些中阶法器都没有事情,我的水属性的上阶法器,怎么会被烧到无法控制?”

  “回,回!”一名散修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法器将要冲破大阵,回到身边时,最后一点形状也熔成了一滩铁水。

  至于其中一个拥有木属性上阶法器的散修,更是两眼无神,他见到大家似乎都要得手,终于按捺不住。

  不用说,他的法器,成为了第一个牺牲品,连一片灰尘都没有剩下。

  辛如音瞪大了眼睛,这不就是自己设想中的烈焰之阵的终极形态吗?

  张仞只看了几遍自己给这些散修们布制的阵法变化推导之问,就能够布制出来自己还没有完全构想出来的青炎阵!

  “辛仙子,你的改良方向实在优秀,不建议我先用处来吧。”

  张仞头也不回,青色火光映衬他的面庞。

  辛如音只看他矮小的背影,似乎,高大了许多。

  这也许就是学霸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小心!”

  “等的便是你!”

  张仞仿佛未卜先知一般,挪移到了一旁,一个舟梭状的法器,遁地而出,其尖头旋转着点点褐色光芒,上面一点尘土都不见。

  一击不成,梭内的修士直接跳了出来,正是秦叶岭的叶家修士,叶天南!

  “可以土遁的法器!不,那是符宝,这么大的法器不可能装进储物袋,只能随身携带,这东西的重量,寻常炼气修士可没法承受。”

  张仞正想着,那个叶家修士会不会出手,叶家与秦家不死不休,自己的画像,恐怕早就高悬在叶家的必死名单之中。

  他们知道自己修为低下,而且手中还有一枚升仙令的。

  这种软柿子,当然要捏。

  如果换做张仞自己是秦家之人,看到了金光上人,也不会放过的。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秦仞,你还真是好运气,不过你区区炼气四五层的修为,快快把升仙令拿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

  叶天南刚刚出梭,便大声叫嚣了起来,但环顾四周,却空无一人。

  “秦仞,你这个卑鄙小人,有本事的就快出来,躲藏是没有用的。”

  张仞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个跳梁小丑疯狂大叫。

  “炼气七层,还有符宝在身?不是叶家少主就是嫡系天才了吧,看来是先到天星宗碰碰升仙会试的运气,可惜了。”

  “你在哪?什么可惜了?”

  “符宝在你手上,可惜了。”

  张仞运转五行炼体决,仿佛有电流经过一般,肉身膨胀了一小圈,力量更是增长了数倍。

  “金刀诀!”

  此时,在五行炼体决的加持之下,初级中阶的法术金刀诀发出的威力直逼高阶法术。

  手起刀落,迷失在颠倒小五行幻阵中叶天南,有声无息地倒下了。

  储物袋,梭状符宝被张仞随手摄来,一发小火球,叶天南,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

添加书签
红色卷轴 · 作家说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