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轻小说同人衍生武当女弟子:家父俞莲舟

第十九章:有怨报怨

武当女弟子:家父俞莲舟广寒宫宫人123 2027字2022年12月04日 12:04

  殷梨亭毕竟心急,赶紧追问,“阿翘,然后呢?”

  “然后,妈妈还没回来,这个人就来了。”凌波说着,准确地指向殷野王,已经哭红的小脸儿带着愤怒控诉道,“我本来以为他是好人来着,帮着我们埋鞑子的尸体,可他说我是纪姑姑和那个谁的私生女,还把我们抓近马车里。我问过纪姑姑了,私生女是骂人的话,而且是骂我爹娘的意思。他是坏人,爹爹你快打他。”说到最后一句,愤怒盖过了平常的畏惧,她竟然伸手拉住俞莲舟的袖子。

  俞莲舟心里也是惊怒交集,万想不到还有这等事情,看着殷野王,缓缓道:“殷堂主,不知小女可曾因为年幼误会你的言行啊?”

  殷野王刚才和杨逍对骂都挺过来了,这时看着俞莲舟黑潭一般的眼睛,心虚地却不敢说话,时人重孝,他一门心思认定凌波是杨逍的私生女,实在是对俞莲舟夫妇极大的侮辱,根本没有辩驳的余地,因此难得心虚道:“我......在下确实误会了,说错了话,向俞二侠和嫂夫人道歉。”

  “呸,你是武当派什么人,嫂夫人也是你叫的?我侄女被你抢去好几个月这帐还没算呢,纪姐姐的下落你又如何交代?”

  莫声谷最是急脾气,刚才误会纪晓芙,连声纪女侠也不肯叫了,可看到所谓的“私生女”是阿翘,又明白自己错怪了她,赶在六哥之前追问了起来。

  殷野王说到这个还一肚子气,说:“我好吃好喝将人请来,是有人打伤了我二十几名教徒把她们救走了,你若要问,应该问你的好侄女才是。”

  阿翘缓过劲儿来,哪里是吃亏的脾气,也不问长辈,直接呛声道:“你用铁爪把纪姑姑的肩膀抓伤了,流了好多血,疼得她好几天睡不着觉。有人来救我们要走,没人来救我们当然也要走。”

  杨逍本来还在难受,一听这话,眼睛一眯,看着殷野王道:“这小姑娘说的是真的?”

  殷野王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意,却仍倔强道:“不错,是她.....”话未说完,只觉得胸口忽然憋闷至极,耳边听得父亲大喝一声,“杨逍,住手。”借着力道一送,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喉头一甜,“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这一切电光火石,除了杨逍和殷天正,谁也没看清怎么发生的,殷素素骨肉关心,一时也没想别的,赶紧扶住了哥哥,叫道:“快来人,先把我哥哥扶下去。”一面有看着阿翘,垂泪道:“好侄女,婶婶求求你了,会告诉我们纪姑娘在哪里好吗?”

  她近日失却爱子,又夹在娘家婆家两头为难,实在是已经心力交瘁,但往日聪明还在,知道既然凌波已经身份明确,那么问题关键就在纪晓芙身上。

  可她千算万算忘了一点,刚才慌慌张张地,大家也都忘了叫凌波认一认五师叔五婶,她人小鬼大又看殷素素和殷野王举止亲密,直接就给顶了回去,道:“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啊!”

  俞莲舟赶紧板起脸,道:“凌波,不得无礼,这是你五师叔张翠山的妻子,要叫婶婶。”

  凌波却不是好糊弄的,虽然害怕,仍是低声问:“五师叔不是去海的那一边了吗?怎么有多处一个婶婶来。”

  俞莲舟再次感受到了教育的挫败,正想换个方式,忽然感到侧后一阵内劲袭来,本能使出柔劲儿抵挡,而就在这一瞬间,凌波身影“嗖”地一移动,殷梨亭只觉得自己怀中骤空,再看时发现凌波已经在杨逍手里了。而杨逍又在正堂大门边上,离他们师兄弟几人足有十步之遥。

  武当派四人同时大惊,张翠山举着判官笔,首先道:“杨逍,你难道要对个娃娃下毒手吗?”

  杨逍道:“杨某虽然不是好人,但还真没黑到这个地步,但你们婆婆妈妈诉起辈分来没完,我却也实在没耐心了,只要这位俞姑娘回答我几个问题,自当好好奉还诸位。”

  别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凌波已然大声说:“你是坏人,我什么也不说,打死也不说。”

  杨逍看她这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心下虽急,却也好笑,道:“你才几岁的丫头,话别说的太满。”

  凌波傲然说:“你看不起不要紧,我的妈妈也是峨嵋弟子,她说了你是坏人,我就和你势不两立。你打死我,我也什么都不说。”

  这说话间,莫声谷已然长剑出鞘,青峰闪耀,虚实相间直向杨逍另一侧的胸口攻来。于此同时,殷梨亭与他约好一般,不知何时绕到杨逍后面,同样一剑蓄满全力,刺向他的脖颈,这招没任何变化,却是实实在在地搏命,绕杨逍何等本事,也避不开师兄弟二人同时攻击要害。

  可是杨逍成名江湖二十年,也不是好像与的,他一察觉到殷、莫二人行动,立即拉着阿翘跃起半尺,双手圆圈一转,暗中运上了”乾坤大挪移“的功夫,莫声谷长剑竟然偏出老大一截,更要命的是殷梨亭新仇旧恨,出招只有比师弟还重,这一带竟然直直向莫声谷刺去,殷梨亭大吃一惊,赶忙收力,可这电光火石之间如何来得及,眼看兄弟相残的悲剧就要发生,俞莲舟和张翠山同时大急,欲要抢上去救护,谁知正在这时,莫声谷长剑一扔向后一仰,殷梨亭长剑虽然刺中他的小腹,登时鲜血上流,但好歹没有性命之忧。

  殷梨亭一怔,赶忙也把长剑扔了,跑过去抱住莫声谷,拿过俞莲舟的天王保心丹给他服下,垂泪道:“七弟,七弟,你这又是何苦呢?”习武之人,剑不离身,若连这个意识都没有,哪里能应付得了危机重重的江湖呢?莫声谷生死须臾之间做出此等选择,分明是把兄弟之情看得高过了生命。

  莫声谷声音虚弱,道:“六哥,没事,他有妖术。”剩下的话没说出来,单武当之人都明白,他是绝对不会责怪殷梨亭的。

添加书签
广寒宫宫人 · 作家说

武当七侠亲如兄弟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