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言情豪门世家解约后,我倒欠金主三千万

第10章 脑子里为什么这么多水

解约后,我倒欠金主三千万姜糖冰红茶123 2134字2023年01月08日 12:21

  【就是,近四十多度的气温,她倒好,磨磨蹭蹭的,不想录赶紧滚啊。】

  【这不是还有一个人没来吗,怎么都在骂林鸢?】

  【拜托,没来的那位嘉宾顶的可是沈影帝的位置,咖位肯定跟沈影帝不相上下,她林鸢算的了什么啊,让这么多人等。】

  导演组这边,瞿导盯着弹幕嘿嘿一笑,“你们猜。”

  瞿绍光随手拿起扇子扇着风,然后抬起手随意抹了抹额间的汗,笑得一脸奸诈,不像个好人。

  林萱捂嘴优雅的笑笑,“瞿导您连个关键词都不说,我们还真猜不出来。”

  瞿导眯眼:“是个大人物。”

  【什么大人物啊?瞿导这关子卖的,啥也不肯透露。】

  【比沈影帝咖位还大的,这圈内应该没有几个吧。】

  瞿导:“友情提示,他不是圈内的。”

  冼晟忻有些无语:“瞿导您这话说的,不是圈内的我们怎么猜。”

  这时候林鸢匆匆来迟,不过刚一出场,弹幕直接沦陷。

  【艹她怎么这么磨叽,所有人都在等她,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死在半路了。】

  【楼上把你的皮给披好了,沈枳的粉丝不要太贱,你家主子还在ICU躺着呢。】

  【林鸢的粉丝怎么一个个跟个太妹似的逮谁咬谁?】

  【没搞错吧,不是沈枳粉丝先骂的吗?】

  林鸢穿的还是上午去朝和的那身衣服,还没来得及换便被赶过来录制节目了,所以其他人都是长袖长裤,只有林鸢是穿着小裙子。

  就这样,弹幕还有人不满了。

  【林鸢好心机啊,故意穿裙子,在乡下不知道穿个长裤?】

  【在这她还想勾引谁啊,你看她穿的像是正经人穿的吗?】

  【对啊,在场除了她还有谁穿裙子啊,就她特殊。】

  【什么叫除了她在场还有谁穿裙子,我寻思在场除了林鸢貌似就林萱一个女生吧,你的意思是让冼晟忻和江肆年两个大男人也穿个裙子?】

  【纯路人,乡下怎么就不能穿裙子了?这大夏天的不穿裙子我裹个大棉袄吗?】

  林鸢看不到弹幕上的腥风血雨,她拉着行李箱走到了镜头面前,“不好意思来迟了。”

  瞿导看见林鸢之后,眼神冷了下来,不过现在是直播,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无限放大,自然不好对着林鸢说什么。

  “没事,现在也还没到正式录制开始,只是直播预热而已。”

  林鸢走了过去,跟冼晟忻与江肆年打了个招呼,林萱这时候走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瓶拧开的矿泉水。

  “姐姐你渴不渴,来喝点水。”

  说着,林萱便向前走了几步,没想到刚到林鸢跟前,林萱脚下便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啊!”

  她整个人身子不受控的向前栽了下去,手中拧开的矿泉水也脱手了。

  林萱将要倒下的那一瞬间,嘴角微微上扬,眼看着一大瓶水就要泼在林鸢身上了,她内心十分的意。

  谁知道还没高兴几秒,只见林鸢侧身躲过了泼出来的水,然后眼疾手快飞速接住了被林萱抛向半块的水瓶,另一只手男友力爆棚的一把拦住了林萱的腰,将她整个人如同拎小鸡仔似的提了起来。

  林鸢挑眉,“林小姐小心些,别摔着了。”

  她眸中划过一丝讥讽,这么多年过去了林萱这本性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她今天穿的是衬衫连衣裙,水一泼就全完了,林萱这是想让她在全国人面前丢人啊。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便被林鸢轻松化解了。

  林萱眸中划过恨意,但转身面对镜头时还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小白花模样,一整个泫然欲泣的大动作:“对……对不起,林鸢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这时候两位护花使者上前安慰了。

  江肆年:“没事的,反正也没泼到人。”

  冼晟忻:“是啊林萱妹妹,刚刚是不是被吓到了?”

  站在一旁手里还拿着水瓶的林鸢一整个黑人问号脸,被泼的是她好不好。

  林萱轻轻啜泣着:“对不起林鸢姐姐,我不是有心的。”

  一旁的江肆年有些生气,但碍于镜头前也不好发作,他咬着牙,“林鸢,你就不能安慰一下林萱嘛,没看见她都哭了?”

  林鸢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江肆年,“大哥,这里是乡下,不是海边。”

  江肆年没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难不成想去海边?

  林鸢:“意思是,这里是陆地,你脑子里为什么这么多水。”

  江肆年气急:“你——”

  “你什么你啊,差点被泼水的人是我不是你,我还没说话呢你急什么。”林鸢转头看向林萱,“还有,林小姐,你跟我道歉为什么要看着镜头啊?我没记错的话你跟我同一年出生的吧,你这一口一个姐姐不合适吧。”

  林萱一时之间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只得将眼泪憋了回去,眼眶红红的,活像是被人欺负过一样。

  【虽然但是,林鸢长的好漂亮,她好好看,刚刚镜头都怼脸上了皮肤好的都没有毛孔。】

  【我也注意到了,这么热的天,旁边的林萱妆都花了,她还这么美,推推化妆品链接吧。】

  【没人注意到刚刚林鸢好man吗?一只手将林萱直接拎起来。】

  【江肆年跟冼晟忻干嘛呢?尤其是江肆年,怎么感觉这么像家暴男,感觉要不是镜头在这,他会直接动手打人。】

  【突然感觉林萱有点茶,刚刚也像是故意绊倒的,林鸢今天穿的衣服,要是泼一身水,后果不堪设想啊。】

  【不爱请别伤害,别尬黑行吗?】

  瞿导这时候急忙上前打圆场,“大家安静,我们第五位嘉宾也到了。”

  说着,众人顺着瞿导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崎岖的羊肠小道上,一个看上去十分儒雅温柔的男人拉着行李箱走来。

  男人看上去温文尔雅俊朗清秀,像是童话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一样,那张脸不输任何明星,细碎的刘海遮盖住了额头,一双桃花眼涟漪泛滥,唇色淡淡的,不过很健康。

  他穿的规规矩矩的,一身白衣给人一种干净明亮的感觉。

  林萱在看到来人时,眼中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而林鸢在看到来人时,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如遭雷劈,她感觉自己要裂开成两瓣了。

  怎么会是他?!

  这时候,弹幕看清来人之后,疯狂滚动,就跟疯了一样。

  

添加书签
姜糖冰红茶 · 作家说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