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侠幻想修仙长生的我只想苟到无敌

15.真意

长生的我只想苟到无敌跑起来的蜗牛123 2049字2023年01月07日 10:30

  “苏秦,邓世涛说的,可是实情?”

  聂峰背着双手,缓缓走了过来,看似随意的问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苏秦。

  二十份追魂散!知道这其中意义的学徒都不由色变。

  这可是相当于二十年的寿命!武师能维持在气血巅峰的时间,也不过二三十年罢了。

  也就是说,可能再过几年,苏秦就开始气血衰退了。

  哪怕是原本打算只惩处邓世涛的聂峰,也不得不问个清楚。

  这事可大可小,就看苏秦如何化解了。

  见聂峰走来,苏秦整个人忽然放松了下来,他一脸坦然道:

  “我如何解释,都不过多余,大师兄您还是自己来看吧,”

  说罢,苏秦抬起自己的手臂,决定让聂峰自己过来查看。

  医武不分家,习武之人一路走来各种药补,又常与人打斗厮杀,多多少少都会点医术。

  “好,我就亲自看看。”

  看着坦然从容的苏秦,聂峰不禁有些拿捏不准,但还是决定亲自看看。

  他抓住苏秦的手腕,仔细感受,“嗯,脉象沉稳有力,气血浑厚……不似元气损耗的早衰之相……那邓世涛在说谎!”

  聂峰怒目圆瞪,似乎恼怒于邓世涛的胡言乱语抓瞎,最后直接盖棺定论!

  “好个邓世涛,怕是被大师兄打昏了头,竟然胡言乱语,污蔑苏师兄。”

  “我看苏秦师兄从进门开始就一直镇定自若,一看就知道没喝过那折寿毒药。”

  学徒们这时也纷纷帮衬道。

  苏秦心中觉得好笑,忽然开口道,“对了大师兄,昨晚我在家中练武时,心有所感,领悟了‘靠山真意’。”

  苏秦趁此机会突然开口。

  他买护身散这件事,大师兄肯定是清楚的,不需要伪装什么。

  “好!我当初就看出你小子悟性不错,我果然没有看走眼。”聂峰拍了拍苏秦的肩膀夸赞道。

  ‘你后来可不是这样认为的。’

  苏秦忍不住在心中腹诽。

  聂峰将手抽回,“可有感应到气血?”

  刚才大师兄查探时,苏秦放开了气血的控制,让体内的气血处于无人控制的无序状态。

  因此聂峰并不知晓苏秦其实已经掌控气血,成为了炼皮武师。

  “未曾。”苏秦低头作答,叹息一声。

  这一声饱含无奈的叹息,让旁边围观的众多弟子都心有戚戚,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些三月之期即将到来的学徒,更是仰天泪流。

  能在三個月之内感应到气血的,并不多。

  可气血难感,更难的,是领悟‘靠山真意’。

  如果说气血还能依靠药物,那靠山真意,就真的是完完全全只能靠自己了。

  哪怕可以通过和领悟了真意的内院弟子对拳来帮助感悟,但能感悟到多少,还是全看自己的悟性。

  而且,内院弟子不仅收费昂贵,还不一定愿意和有时间。

  成为一名炼皮武师以后,可不缺来钱的路子。

  无论是给城中的世家看家护院,还是加入帮派成为一个小头目,抑或是加入镖局,成为一名镖师,收入都绝对不低。

  不过这些路子往往伴随着危险和大量麻烦,苏秦是不会去的。

  而且他也不急于将自己成为武师的事情暴露,不然与昨晚赵来德经过桃花巷,以及豹爷的死亡,就太过巧合了。

  难免被有心人察觉到些什么。

  话说当前。

  听到苏秦还未感应到气血,聂峰轻轻点头,安慰道:

  “无妨,如今你已领悟真意,我观你气血浑厚,感应到气血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得到大师兄的肯定,周围的学徒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与苏秦一齐入门的朱强,在人群里默然不语,神色复杂。

  当初他和苏秦、邓世涛一齐入门,聂峰原本最看好苏秦,可一个月后,却是他最先感应到气血。

  后来就连邓世涛都感应到了气血,只剩苏秦,泯然众人。

  如今却是邓世涛被逐出武馆,苏秦竟然最先领悟真意,并得到大师兄的肯定。

  而他朱强,却连靠山真意的一点头绪都没有。

  短短几个月,三人起起又落落,犹如上天给他们开了个莫大的玩笑。

  啪啪啪!

  大师兄聂峰将众人的注意力重新吸引了过去,道:

  “我知道你们不少弟子,不是什么富家子弟……不少已经感应气血还未领悟真意的弟子,请不起内院的师兄对拳。”

  聂峰拍了拍苏秦,“如今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现在伱们眼前就有现成的……至于收费,苏秦你自己看着办。”

  “现在,开始练拳!”

  ……

  下午,苏秦好不容易才从一众弟子的围攻之下逃了出来。

  暂定从明天开始,找他对拳的,一人一两银子,时间是下午两个时辰,他保证每一个人都会用心去教。

  这个价格相较于内院弟子一次就四五两的高昂收费,而且还不一定用心教,性价比无疑是非常之高的。

  ‘聂峰师兄早上之所以帮我……怕是因为误会我了,才如此的。’

  ‘而且这本来也只是顺水推舟的事,就算没有他开口,武馆的学徒们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过那样我处理起来会稍微麻烦先。’

  尤其是有人想白嫖。

  不过有大师兄聂峰发话,就没人敢如此了。

  ……

  玉来酒馆。

  “苏哥儿来了,要点什么?”店小二满脸堆笑地招呼。

  从白家出来,苏秦直接来到这里。

  无论是突破炼皮,还是手刃豹爷,都值得庆贺一番。

  “一碗黄酒,喝完再续……再来两碗白切肉,一碗茴香豆!”

  苏秦一挥手,甩出十二枚大钱。

  今个儿,就是高兴!

  不止苏秦高兴,酒馆里的人也高兴。

  不止豹爷死了,还有……玉娘来了。

  “苏哥儿这大忙人,怎么还有闲情逸致来我这喝酒。”

  玉娘从后厨扭着水蛇腰走了过来,一双桃花眼流转。

  “玉娘……”苏秦呵呵一笑,“今天怎么过来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过来看看嘛。”玉娘幽幽一叹,压低声音:

  “昨晚的事,我都听说了……飞鱼帮要抓的那个人,好像叫……赵来德?”

  玉娘笑眯眯的看着苏秦,“这名字……好像有些熟悉啊。”

添加书签
跑起来的蜗牛 · 作家说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