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诸天无限诸天从辟邪剑法开始纵横诸天

第一百三十一章:万丈雄心

从辟邪剑法开始纵横诸天老君的跳蚤123 2234字2023年02月24日 08:00

  “左兄此言差矣,今日五岳剑派合并,以后五岳都不分彼此了,又哪来的剑宗气宗之分?还是说左兄嘴上说着合并,其实心里还是有门户之见,觉得要以嵩山派为尊。”

  “你……”左冷禅没料到岳不群居然能抛开“剑气之争”。

  “说起来还要多亏左兄寻访到了我华山遗落在外的这一枝,今日过后,不管岳某能否当上五岳派掌门,首要之事便是要去迎回诸位师兄弟,从我岳某人做起,从此世间再无剑宗、气宗之分。”

  岳不群这番话,说得堂皇大气,顿时迎来群雄的喝彩。而且这话和他前面说过的相互印证,不愧有“君子剑”的名号。

  反观左冷禅,今日颇多言行不一的地方,很多人都觉得他不如岳先生多矣。

  群豪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岳先生消除门户之见的决心如此坚决,着实令人赞叹不已。能有岳先生这般人物,是我侠义道之福。这五岳派掌门一席,若不是岳先生来担任,恐怕普天下更选不出第二位了。”

  说话之人衣衫褴褛,正是丐帮解帮主。

  作为江湖上的老牌势力,他与方证、冲虚怀得也是一样的心思。若左冷禅并派成功,势必不利于江湖安定,迟早要和丐帮发生冲突。

  五岳剑派合并既然不能阻止,那让野心稍逊一些的君子剑岳不群当上掌门,算是退而求其次了。

  因为李适的出现,岳不群未能步步为营地营造出不求名利,没有野心的形象,他的作为落在方证、冲虚、解帮主等人眼中就属于“有野心但行事温和”。

  丐帮在江湖中势力非同小可,解帮主这番话一出,支持岳不群的声音就更大了。

  上了封禅台后甚少发言的方证大师突然说道:“解帮主所言甚是。”

  方证虽只说了短短七个字,但他侠义道第一人的地位,这句话的分量极重,几乎已是挑明倾向。

  这一下左冷禅坐不住了。

  五岳并派不管是来文的还是论武的,他都有对策。若要公推掌门,他收买了上百江湖名宿为他造势。论武他对四派高手无武功根底早就了然于胸,只忌惮令狐冲的剑法。

  不过令狐冲所擅长的只有剑法,拳脚功夫平庸之极,倘若剑法不能胜,大可同时再出拳脚,即便不能取他性命,也管叫他受重伤。

  至于岳不群的武功,他三番四次试探均觉得对方平平无奇,尚不及莫大,都没放在心上。但林平之今日的表现却让他心生顾虑。

  以岳不群的老谋深算,不可能不从林平之身上得到好处。这让他更加佩服对方的隐忍,对岳不群的忌惮反倒超过了令狐冲。

  但他十年谋划只为今日,断然是不会退缩的。

  “令狐贤侄想当五岳派掌门,岳先生也想当五岳派掌门,你们师徒二人轮番斗左某,真是受宠若惊。”即便要战,他也要想办法争取到最大的优势,“徒弟败了就让师父上,师父败了就让徒弟上,到最后这五岳派掌门怎么都得姓岳吧。”

  果然,群雄中有人开始说这样不公平,“车轮战”“胜之不武”等等。

  岳不群心道厉害,都逼到这份上了,左冷禅还能再将一军,思索一番后,岳不群道:“左兄既然如此说,在下恭敬不如从命,就由我来领教左兄的剑法。”

  “师父,不如让徒儿替你……”令狐冲觉得他师父可能打不过姓左的。

  岳不群挥手制止,“不必担心。”关键时刻信令狐冲不如信自己。

  群雄见有好戏看,都鼓掌叫好。李适也站直了身子,不想错过这场好戏。

  岳灵珊道:“小林……相公,爹爹不会有危险吧。”

  李适看到汤英鹗回到封禅台,一脸凝重。他摇头道:“不知道。”原著里岳不群步步为营,才算计了左冷禅,刺瞎了对方的双眼,如今因为自己的参与,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岳不群一步一步拾级而上,用余光瞄了一眼林平之,都是这家伙捣乱,打破了他的计划。左冷禅谋划了十年,岳不群也有一番盘算。

  他原本的计划,是让岳灵珊以思过崖山洞内五派的上乘剑术以及魔教长老的破解之法与泰山、衡山的代表斗剑,胜了固然好,不胜也能展示他岳不群“精研五派剑法”,增加筹码,少林、武当、丐帮这些老牌儿势力自然会下场替他造势,将他鼓吹成五岳派掌门的不二人选。

  令狐冲更不用担心,一旦他与珊儿交手,必然会自己想方设法地让珊儿获胜。最后女儿败给左冷禅,左冷禅既已胜出,必然会迫不及待地坐上五岳派掌门的宝座。

  而他岳不群此时仿佛是难辞群雄的热情,不得不挑战左冷禅。

  而一旦进入斗剑环节,他便会引导左冷禅去使假的辟邪剑法,这时就是他的制胜时机。

  计划环环相扣,洞察人心,可惜林平之半路杀出。

  两人各持长剑,相对而立。都是千年的狐狸,开打之前自然要有一番心理战,一个说“点到为止”,一個说“尽力而为”

  一个告诫弟子:“若有死伤,不可寻仇。”一个嘱咐门人:“和气为先,不可生隙”

  左冷禅唰的一声响,抽出了长剑。长剑出鞘,却有一股剑啸在封禅台上鸣叫不断,风吹不散。

  却是他暗运内力,在长剑出鞘之时,让剑刃与剑鞘内壁不住相撞,震荡而发出巨响。

  群雄大都内力平平,不知其中原理,纷纷骇然。

  嵩山派几百名弟子大声喝彩为左冷禅造势。

  岳不群却将长剑从腰间解下,把剑鞘放在封禅台一角,才持剑走向左冷禅。

  岳不群长剑指地,脸露微笑,与左冷禅相距不到两丈。

  斗剑一触即发,群雄尽皆闭气凝神,一时嵩山绝顶之上,只听得到风声。

  岳不群横剑当胸,左手捏了个剑诀,似是在执笔写字,这招叫“诗剑会友”,是华山派与同道友好过招时所使的起手式,意思是“绝无敌意,不会性命相搏。”

  左冷禅微笑道:“不必客气。”虽是微笑,但却冷冷地全无善意。他左手向外一分,右手长剑向右横斩,正是嵩山派剑法中的“开门见山”。

  这一招的意思是说:“要打便打,不用假惺惺地装腔作势。”

  高手比武,内力招式固然重要,但一时的气势也是胜败的关键。

  左冷禅知他是装腔作势,心里却十分鄙视,斗剑已经斗到这份上了还要处处示弱,使这些小把戏,平白弱了自己的气势。

  哼!你有《辟邪剑法》,我有问鼎五岳的万丈雄心,还怕了你不成。

添加书签
老君的跳蚤 · 作家说

下午六点还有一章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