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诸天无限诸天从辟邪剑法开始纵横诸天

第三十五章:决战江心洲

从辟邪剑法开始纵横诸天老君的跳蚤123 2282字2022年11月26日 08:00

  石主的糟心事还没完,第二天在去见冯国公前他又收到了一些坏消息。

  京城十几座寺庙的住持联合向僧录司施压,说黑石组织抢夺了佛门至宝罗摩尊者的金身,要求朝廷捣毁黑石,夺回金身。

  当今圣上少年时曾当过和尚,认为佛教可以“阴翊王度”、“暗助王纲”,所以很重视佛教的管理,也愿意听听佛教的声音。当然,采不采纳就另说了。

  来自和尚们的压力倒不是什么大事,更让石主担心的是,安排在锦衣卫里的暗线传出消息,锦衣卫得到了黑石的官员名册。

  锦衣卫与黑石一直井水不犯河水,这次却突然参与进来,很容易让人怀疑,这是锦衣卫自己的意思还是皇上的意思。

  此外,江湖上有关黑石的传言也越来越多,什么“黑石三大高手已死”、“转轮王已死”、“黑石即将散伙”的消息已经在南京传开了。

  黑石在京城公开的几个联络点外面,已经有很多窥探的江湖豪客了。

  石主本来想用黑石的威势强压李适三人屈服,却没想到先承受不了的是黑石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石主还是去见了冯国公。

  等他从冯国公府出来时,额头上一道崭新的疤痕清晰可见,伤口还残留着少量的鲜血。

  石主黑着脸接过手下递来的缰绳,“召集所有好手,亥时江心洲集合!”然后一挥马鞭,策马离开。

  冯国公让他两天内解决这些事,解决不了就滚回皇宫里去。

  石主心想,事不好解决,解决掉搞事的人就容易得多了。这一点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义兄弟三人中,曹锋的武学修为最高,对经络、内功都钻研得很深,但真要打起来,却并不是最强的。

  ……

  江心洲此时大部分地方还都是荒地,目之所及都是半人高的野草、灌木,谁能想到几百年后这里的房子均价都在8万/平方米以上。

  今晚来赴黑石之约的是李适、曾静、江阿生,还有田青彤。

  叶绽青出现那晚,田青彤主动交代了自己的身份,他是锦衣卫千户朱雀在江湖上的线人之一,之前被要求想办法加入黑石,但却无意中与雷彬相恋,成了黑石的家属。

  田青彤在家庭和锦衣卫之间,果断选择了家庭。

  而且她恰好知道黑石潜伏在锦衣卫中的一名卧底,这名卧底就是她从雷彬这里找到的线索,田青彤对两边的情报系统都有了解,于是一番操作下,这名卧底就很偶然地得到了“锦衣卫取得了黑石官员名册”的消息。

  江阿生拜访了一名当年的乡试同年,这人是刑部的一名小官员,参与了“郭桓案”。江阿生从这名同年的口中得知了如今朝堂的一些风吹草动,于是就有了“黑石杀手刺杀丁廷”的事发生。

  杀进黑石据点是李适做的,据点的位置则是雷彬告诉他的。

  至于京城众寺庙的动作,则是由曾静出面,说动了还在鸡鸣寺的宗英。

  最终他们还是要与黑石一战,要一次打疼了冯国公,才会让他明白继续与李适等人纠缠下去弊大于利。

  一道赤红的烟火在江心洲上空出现,为众人指明了黑石的位置。

  众人往烟火的方向走去,一路小心戒备,能发觉周围埋伏了一些人,但这些人并未偷袭,也没露面,黑石还是讲江湖规矩的,而且越接近地点黑石的杀手越少,最后一百多米已丝毫感应不到这些杀手了。

  黑石的顶尖高手来了五个人,除了叶绽青外,其余四个李适都不认识。

  曾静指着其中一個拿着长枪的年轻人,“看枪的样式,他可能是神捕的儿子,据说枪法比他父亲更胜一筹。”

  神捕并不是官府的捕快,是成名已久的一流高手,因为找人、抓人成功率极高而被称为神捕,使得是一杆镔铁竹节枪。

  当年曾静从陕西入徽州时,遭遇了神捕、杀人熊、吃人熊、鬼婆、鬼孙的围杀,却被曾静一人反杀。

  而小神捕站在黑石五人的最外侧,武功很有可能是五人中最低的那个。

  而比较意外的却是叶绽青,她站在中间那人的右侧,但以她的武功不应该站位如此靠前。

  她的衣服比前几天更华丽了,除了那件披风外,她里面的衣服也是非常好看的丝绸衣裙。

  C位那人看着四十多岁,身材算得上魁梧,身着利落的粗布劲装,背上一个略显宽松的布袋。

  而李适一眼就注意到这人是没有胡须的。

  那人的视线划过李适等人,最后视线落在曾静脸上,“自我介绍一下,黑石新任首领,曹锐。”

  李适无语,还真叫曹锐啊。

  大明朝的老曹家,就这么容易出武功高强的太监吗?两百年后的曹少钦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诸位最近给我找的麻烦不少,但杂家现在也算是混江湖了,那就以江湖人的规矩来了解这些事吧。”

  曾静:“决胜败还是决生死。”

  曹锐:“刀剑无眼,又怎么可能只决胜败,还是不要留情,分个生死来得爽快。”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面色凝重,李适四人倒还好,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对面五人却不是人人都有如此想法的,叶绽青眼神乱瞟,看来并没有几天前表现出的那么自信。

  曹锐这样的做派大出李适的预料,简单直接不玩阴谋,一点也不像个太监。

  唉,我怎么连自己都骂了?

  不过这曹锐有一点和曹锋比较像,都有种莫名的自信,一出现就要掌控全局。这不,他就像比武的裁判一样,开始安排对战双方了。

  曹锐回头看向自己的手下,“有你们想打的人嘛?”

  “我要和细雨打!”

  “细雨是我的!”

  叶绽青和小神捕同时向前踏了一步。

  小神捕把枪一横:“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叶绽青却懒得看他:“滚开!”

  “你!”小神捕正要上前理论,却见曹锐摆手示意,“是!石主!”只得恨恨地站回去,扭头盯着曾静。

  曹锐看向曾静,“可以吗?”

  曾静点头。

  曹锐眼神示意左手边的一个大汉出列,这大汉的个头身形与曹锐几乎一样,就连脸型都非常接近,只是比曹锐多了一副络腮胡。

  曹锐指着大汉说,“这是淮南四凶的老大,想请教一下武当派高徒的武功。”

  淮南四凶是绿林中有名的高手,使一柄单刀。老大凶神恶煞更跻身超一流高手之列,武功不逊色于崆峒紫剑。

  他站在曹锐的左侧,显然是现在黑石中自曹锐之下的第一高手。

  江阿生点头同意。

  田青彤的对手是一名使铁鞭的汉子。

  最后曹锐才看向李适,“这位李适的快剑,就由我来领教一下吧。”

  只见他将背后的布袋解下,从里面掏出了一对寒光烁烁的虎头烂银钩。

添加书签
老君的跳蚤 · 作家说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