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短篇短篇小说觅婚
觅婚

觅婚

短篇
类型
2022年09月26日
上架
32.2万
已完结 (字)
与 1082 位书友共同开启《觅婚》的短篇之旅

学徒 书友20221025173442438 学徒 小瘦瘦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住你隔壁

觅婚梁景烟123 2306字2022年09月26日 12:45

  深秋的晚六点天几乎已经全黑,小路上铺满了金黄落叶,俞兆依不停换着转向灯,小心翼翼开过这段弯曲小路。

  车窗开了一半,凉爽的空气涌进车内,吹散了些许烦躁。

  好不容易开到家门口,她又发现忘记给车充油了。

  明天又要起个大早,绕路先加油,再去上班。

  拿过副驾驶上的超大手提包,她下了车。

  俞兆依毕业就考进了体制,成为小学老师已经一年,拿着别人羡慕的铁饭碗,但实际上并没有看起来这么光鲜亮丽,其余都不谈,每天往返于两地就已经快让她崩溃。

  什么?租房子?

  每月两千三的工资,租什么房子。

  工作的小学里提供宿舍,但要求是两人寝,俞兆依一开始也是住校的,后来因为一些事情选择了住回家里。

  她家里四年前拆迁,一年后搬进了一个新造的别墅小区,这小区门口马路对面也有一所小学,是她曾经就读的小学。出去工作一年有余,她以为自己可以闯出一番名堂来,可最后却疲惫不堪,这一年多里,她没有一天不想着要调回家里。

  俞兆依下了车,忽然发现隔壁亮着灯。

  有人?

  天色已晚,俞兆依并没有进别人家探索的欲望。

  俞爸俞妈听到汽车声,已经开门来喊她吃晚饭了。

  俞兆依拖着沉重的步伐进了家门,还没习惯性地喊上两句“累死了”,就侧眼瞥见了沙发上坐着的人影。

  那男人穿着白衬衫,剪裁得当,衬得整个人上宽下窄,衬衫上领松开了一个口子,锁骨微露,他见有人进来,站了起来,他的身形笔直挺拔,比一六五的俞兆依还高一个头。

  俞兆依忍不住去看他的脸,对面前这个男人,很难细细去观察脸上各个部位的精致之处,只觉得这一眼看过去就是一位清朗如玉的温和公子。

  只是,目若深潭,漆黑清冷。

  怎么都跟这一副知识分子的气质不搭。

  俞兆依还想再看两眼,俞妈已经走过客厅,往餐桌那儿去盛饭了,她声音含笑,“依依,是不是不认识了,他是你隔壁的江大哥,刚从国外回来。”

  俞兆依恍然大悟,怪不得还有点脸熟,原来是大佬回国了。

  这位隔壁的江大哥跟她差五六岁,小时候他们还玩的挺好,后来暴露出学霸的体质,俞兆依又贪玩,这对反面例子常被父母拿出来说,渐渐的俞兆依刻意与这位大佬疏远了。

  俞兆依对江桓的印象,还停留在江桓出国那会儿,江桓父母出差谈合作,结果飞机失事,他们双双遇难。江桓那年大四,在处理完父母丧事之后,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校内的出国名额,从此一走就是五六年。

  就连他家里拆迁,也是把钱汇过来,委托俞爸俞妈弄的。

  江桓笑说,“六年没见了,依依怎么会记得。”

  被这么一个大帅比叫小名,俞兆依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但仍壮起胆子小声反驳了一句,“我记得。”

  但不多。

  *

  饭桌上俞爸坐首位,俞兆依跟俞妈坐一边,江桓坐对面。几人聊的很欢,大部分时候还是俞爸俞妈比较活络,聊的还大多数都是小时候的事情,时不时还问俞兆依跟江桓,还记得吗?

  江桓礼貌客气地点头,俞兆依也礼貌客气地点头。

  俞兆依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已经吐槽几百遍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有点印象已经不错了,怎么她爸妈还记得这么清楚啊。

  俞爸俞妈面对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熟悉又亲切,硬要把小时候的尴尬事全给抖落出来,话说的越来越不着边际。

  “依依小时候,你们一堆小孩儿还玩过家家。依依那时候整天吆喝着,要——”

  俞兆依脑子疯狂转动,不堪回首的往事扑面而来,小时候江桓是几个小男生中最俊美的,哪个女孩都想做他的新娘,俞兆依也是,她觉得这样很风光。

  可是她运气不行,剪刀石头布总赢不了,好不容易赢了一次,高兴地满世界乱喊。

  稚嫩又无知的“我要做江桓的新娘”穿过时间长河冲击着她的脑子,她动作迅速而急猛地在桌下踢了俞妈一脚。

  可是俞妈却仿佛丝毫没感觉,顺溜地继续说了下去,“要当你新娘呢哈哈哈。”

  俞兆依是“哈”不出来了,她尴尬地发现,她那一脚过去之后,俞妈没感觉,但是江桓奇怪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俞兆依社死地低头埋饭,尴尬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吃饭结束。

  客人不走俞兆依不太好独自上楼回房间,整个人的魂儿又还没从那一句“新娘”里回过神,只好躲进了厨房,帮俞妈洗碗。

  俞兆依当老师这一年来发现一个怪状,当父母的总不满意自家孩子的现状,总希望一夜之间孩子能够转变陋习或者好上加好,俞妈就是其中佼佼。

  趁着洗碗这空档,俞妈又说,“你看江桓,从小就让人省心,现在回国人家都是博士后了,人家放弃美国高薪回来的,这不是想找什么工作就找什么工作吗。”

  真是亲妈,会戳她肺管子。

  不可避免地想到现在的糟粕工作,她又烦了。

  从厨房回到客厅,四个人随便唠了唠,期间江桓接了五六个电话,俞兆依挺好奇,这个刚回国的男人,有什么事情这么忙。

  她一边打哈欠,耳朵里一边飘进江桓的电话声。

  他好忙。

  俞兆依其实也挺忙,要早起,就必须要早睡。她也搞不懂江桓为什么这么忙还不回去,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俞兆依暗示道,“江大哥,我刚才看见你家的灯亮着,你什么时候搬进去的。”

  江桓还没说话,俞妈咋咋呼呼就帮人给说了,“装修都没弄,搬什么搬。”

  俞兆依心里有一股不安的氛围涌上来,“那你住哪儿?”

  俞妈猛拍了她的腿一记,不悦地瞪她一眼,好像她的言行怠慢了自己的贵客,顺带又抛下一记惊雷,“就住我们家!”

  俞兆依惊讶得几乎要跳起来,这怎么方便?!

  俞妈笑眯眯地已经指了指楼上,“反正有客房,住酒店多浪费钱啊,而且我今天下午已经打扫过了。”

  俞家房子大,俞爸俞妈住在二楼主卧,俞兆依住在三楼,还有两间客房,分别在二楼三楼。

  江桓搬进来这件事木已沉舟,俞兆依生无可恋地多问了一句,企图再挣扎一下,“你打扫的是哪间客房?”

  “三楼的。”俞妈说,“就你隔壁。”

  俞妈不是没想过男女之间应该有点边界,但是她纠结了一个上午,还是准备让江桓住在俞兆依隔壁,一来俞兆依整天消极要辞职,有个积极向上的人带带她也好,二来二楼的客房也在他们主卧隔壁,他们老夫老妻有时候绊个嘴被年轻人看了笑话,多不好。

  再退一万步来讲,江桓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家俞兆依。

添加书签
梁景烟 · 作家说

婚恋文,欢迎入坑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