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未来世界赛博僵尸生活

第九章 门

赛博僵尸生活和平鲨鱼123 2222字2022年04月02日 10:18

  下午两点。

  警备厅收到报案。

  在D3街区发现一处凶案现场。

  一支六人小队当即奔赴事发地点。

  等到了地方,他们才发现事情绝非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满是诡异咒文的客厅内,佩戴着防毒面具的警长环顾四面墙壁。

  在他身旁,两名警员刚搬开茶几,像是发现了什么,其中一人嘴唇抖了抖,回头看向警长。

  “总部,这里是D3街区,112号民居,发现一处疑似喰种制造现场,请求支援!”

  打开通讯器,警长盯着几属刚打开毛毯里藏着的血肉残渣,只觉得胃部一阵翻滚,连带着汇报时的声音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丝颤抖。

  “距离最近的重案组正在向你们靠拢,在此期间,你们注意保护及警戒现场!”

  涉及喰种袭击案,警备厅总部当即给出回应,警长向着几名下属打了个手势,几人如蒙大赦般放下手头东西,撤到安全地带。

  他们只是普通警察,虽说在旧城区当差总归要经历犯罪现场,可眼前这种显然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现场交给重案组处理,麦克,街边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了没有?”

  因为是超自然事件,现场的勘察已然不在他们的工作范围内,警长侧身询问随行的技术员。

  “报告长官,这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在昨天傍晚的时候就已经停止运作,应当是凶手提前破坏。”

  旧城区有街道监控的地方不多,大部分都集中在发展较好的街区,剩下的就算是有,也没法得到及时维修,更别提昨晚还下着雪。

  “尝试进行维修,说不定会保留些有价值的画面,吴易,你跟麦克一起出去,设立警戒区,别让这附近的居民靠近,等重案组一到就带他们过来。”

  “是,长官。”

  小队出去两人,剩下的三人待在客厅内,在不破坏现场的前提下记录有用的信息。

  “长官,你看这里,有个人形的模糊轮廓,地面还有一层肉糜,这种死法以前从未见过......这个面具看上去不像是死者的遗物。”

  警员注意到沙发边以暗红肉糜铺成的人形轮廓,还有旁边的机械面具。

  打量了一眼面具,警长像是想到了什么,正要说些什么,身后的走廊却是传来一阵怪异的嘶鸣声。

  下意识的回头查看,发现刚被自己派出去的两名警员竟是退了回来,握着枪,声音尖利的喊着,

  “门,长官,走廊的门!”

  “走廊门又怎么了?”

  警长有些诧异,他进门的时候可是检查过的。

  然而就在他走出客厅,视线投向走廊时,脸上的表情倏然一滞,眼中不可避免的浮现出一抹惊恐。

  只见得两米多宽的走廊玄关处,两扇样式各异的门正从中浮现。

  一扇边框处满是奇异植物,唯独中央刻绘着一头浑身披满鳞甲,仰天咆哮着的暴龙。

  另一扇则满是各种玄奥的法阵与咒文,不间断的有各种诡异声响从中传出。

  咔哒~咔哒~

  两扇门同时开启,两道身影显现其后。

  ......

  完成康宁街的现场报道,回到报社的阎恪与芙蕾雅均得到了记者部主任的表扬。

  尽管没有将那几张拍摄到喰种的照片拿出来,但阎恪在巷道内发现的断指和后续拍摄到的肉铺照片依旧称得上是独家新闻。

  当然,单只是照片显然不能算作是报道,还需要配以相应的文稿。

  这引起了记者部内一众男记者的关注。

  别误会,他们关注的不是阎恪又拿到了独家新闻,而是今天刚到记者部的美女新人居然直接坐到了那个孤僻的家伙旁边的工位上。

  要知道他们上午才在内部进行过一场新人邻桌的争夺战。

  本想着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结果楼台靠着几顿酒拿到了,月亮跑了......

  芙蕾雅对此隐约有所察觉,因为她刚回来的时候就受到了邀请,还有人将她早上搬过来的东西都提前放到一个明显清理过的工位上。

  换做之前,她可能也就顺水推舟的同意了,毕竟她对工位没什么要求。

  可现在情况已然大不一样。

  手指在键盘上灵活跳跃,芙蕾雅编纂着新闻稿的同时,目光时不时的瞥向身旁的阎恪。

  他看似正襟危坐,实则是在玩刚解压完成的游戏。

  摸鱼是打工人的本能,阎恪也不例外,哪怕玩不到最新的那些号称全身心投入的VR游戏,这个时代的寻常游戏对他来说也十分新奇。

  没有用围巾遮掩脸庞,他的样貌很难不让人在意。

  白炽灯光映在脸上,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做天生的“冷白皮”。

  芙蕾雅其实很想知道阎恪先前是怎么找到巷道内的断指和肉铺异样的。

  之前在餐馆里,阎恪说是因为没钱,她并不怎么相信。

  真要是穷就能让一个变得如此出众,那么旧城区里数百万的贫民不得出现大批天才?

  他肯定掌握着某些技巧。

  嘟~

  手机发出信息提示音。

  经营异常事件调查站站点的朋友收到了她之前发过去的一些现场照片,正不停的追问自己要卖给他的绝密照片究竟是什么内容。

  同一时间,阎恪也收到了信息。

  放下鼠标看了眼屏幕,来自善后屋的通讯请求。

  这让阎恪多少有些意外。

  要知道他在白天是拒绝参与任何善后屋行动的,按理说不该出现这种情况。

  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情?

  不论如何,阎恪还是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到了记者部外的僻静走廊内接通了电话,

  “我是阎恪,什么事?”

  “达令~你昨晚处理的A类现场,出现了一点点小意外。”

  还是那名专门负责阎恪的接线员。

  “很正常,雇主当时只要求我清理墙壁,而在客厅内还有被他肢解的尸体,他大概率就是杀人凶手......善后屋的规矩,只做事,不问缘由!”

  阎恪没有过多解释,做为善后屋的清洁员,他本就不该知道太多,顿了顿,接着说道,

  “你这时候联系我,查到我了?”

  “不,善后屋绝不会出卖下属员工的信息,这是行规。”

  善后屋做为灰色地带的组织,招揽了大批特殊人员,而这些人最看重的就是信息保护,要是善后屋随便出卖员工信息,这个组织也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那你......”

  “达令~你先前救过我,所以这是一次私下联系,内部情报显示,你昨晚的工作地点出现了恶性袭警事件,一支六人警察小队全灭,现场被彻底摧毁,动手的似乎是某些特殊人士,至于具体的情况我暂时也不清楚,现在警备厅在追查此事,你要小心。”

  “多谢。”

  挂断电话,阎恪陷入了沉默。

添加书签
和平鲨鱼 · 作家说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