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军事战争幻想烽火从番号开始

024孙成海:替兄弟要官

烽火从番号开始玗石页123 5475字2023年03月27日 12:03

  战果很快就统计出来了。

  击毙鬼子七十六人。

  因为鬼子撤得仓促,很多重武器没能带走,狼牙大队也再一次发了笔财。

  王亮也懒得去听丁算盘汇报具体缴获多少武器装备了,直接往仓库里堆去吧。

  丰盛的晚饭过后,王亮就回到自己的宿舍对着狼牙大队全体指战员的名单研究了起来。

  随着队伍人数增多,干部的需求量越来越大。

  自己上次虽然去纵队司令部要了十个人。

  但王亮清楚,这不过是杯水车薪,还远远不够。

  狼牙大队今后还会继续壮大,没有军校生的供应,解决干部问题最快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教导队来培养。

  王亮下一步的打算就是组建教导大队,培养干部。

  这项工作周卫国来主抓最为合适,中央军校和柏林军校学的知识够用了。

  王亮可以偶尔过去讲几堂课,渗透点现代化作战的思想。

  传统的通过战斗培养干部的成本太大,周期太长。

  王亮不反对从实战中发掘培训干部,但先在教导队接受了指挥战术学、思想教育、识图绘图、兵器学等基础科目培训后,再上战场,只会事半功倍。

  王亮的打算是不光有干部教导队,还要有军士教导队。

  干部学习军事指挥科目。

  军士可以参照日本军校,学习队列训练、作战要务、射击教范、军中勤务、拼刺、等实用性科目。

  翌日上午。

  王亮拿着自己初步研究出干部任命名单跟欧翔、丁算盘几人研究讨论后,最终通过。

  留山,狼牙大队大队部会议室。

  “今天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呢,是对在近期工作和对敌战斗中表现突出的同志进行通报表扬,下面我宣布表彰名单。”欧翔是主持人。

  有奖有罚是王亮一直所倡导的。

  这样才能在最大程度上激励广大指战员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欧翔宣读完表彰名单后,继续念干部任免决定:

  “经大队党委研究决定,任命原国民革命军决死一纵连长陈峰为八路军386旅狼牙大队副参谋长(正连职)。任命孙成海,为狼牙大队排长。大狗、张安定为副排长……”

  受到表彰的战士们自然非常高兴,这是对于他们在这段时间里工作和战斗的认可。

  虽然还是连职,但陈峰非常清楚副参谋长和连长两个职务的区别。

  显然前者的含金量远高于后者。

  陈峰没想到王亮竟然还会给自己这样一个职务,原本他都做好降级使用的准备了。

  陈峰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得干出点成绩来,这样才不辜负信任。

  孙成海、大狗等人更是喜形于色。

  “哥呀,咱这是当官了,我是副排长了,你可是排长啊!了不敌啊!”大狗已经乐的合不拢嘴。

  “排长是个啥官?管几个人?”高兴归高兴,孙成海没啥概念。

  “起码得二三十个吧。”大狗道。

  “成!刚开始就当排长就不错了。”孙成海非常满足。

  孙成海和大狗都没注意到,一旁的孙呆子看上去非常失落。

  因为他既没有受到表彰,也没有像大狗一样被任命为副排长。

  都是一起参军的,大哥和好兄弟都进步了,可自己啥也没能捞着。

  孙呆子的心里很是不得劲。

  见下面开了小会,王亮咳嗽了两声:

  “这只是阶段性的表彰和人事任命,在这里我补充几句啊,获得表彰以及被任命职务的同志要戒骄戒躁,在今后的工作和作战中要起到好的带头作用。”

  “如果发现有人在今后的工作和作战行动中有不称职、渎职、玩忽职守的,立马撤职,严肃追责。”

  “当然,没有获得表彰的同志,也不要气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工作也很多,和鬼子的战斗也有很多。”

  “对于干部的提拔任命,大队的原则就是发现一个培养一个,成熟一个提拔一个,成熟一批就提拔一批。”

  “所以大家都好好干,以后机会多得是。”

  说完,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散会后王亮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狼牙大队成立之初,需要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

  一支部队可不单单需要承担作战行动这么简单。

  王亮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军官,他想把更多的东西融入到狼牙大队。

  会做能做这工作的只有他一个,所以这就有的忙了。

  当当当——

  王亮正伏案奋笔疾书,此刻的他文思泉涌。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

  王亮抬头看了一眼,是孙成海,便问:“孙排长啊,怎么?有事?”

  一声孙排长让孙成海受宠若惊。

  在狼牙大队待了一段时间,跟王亮接触下来。

  尤其是亲自参加了王亮所指挥过的战斗。

  孙成海彻底心服口服,早已认可了这位领导。

  “啊,大队长,是有……点事。”孙成海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是为孙呆子的事情来的吧?他让你来找我的?跟你发牢骚了?”王亮笑眯眯看着他问道。

  孙成海没想到自己的心事一下就被看穿了,于是坦诚道:

  “是,大队长,我们三个是一起加入的队伍,后来的战斗我们也都参加了,为啥没给他提干?”

  “孙呆子想不通,我也想不太通,所以我来问问,能不能让他也干个副排长。”

  听到这话,王亮当场就拍了桌子:

  “孙成海,你真是能耐了啊?到我这来跑官要官来了?你当我狼牙大队是什么地方?菜市场吗?跟我讨价还价?”

  “你想拉山头啊?当山大王?你以为咱们这里是土匪窝吗?”

  “孙呆子是跟你们一起来的不假,战斗也都参加了,但他的表现,够格吗?”

  “在古城寨镇的战斗中,你们在跟日本鬼子拼刺呢,殊死搏斗呢,他干什么呢?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那个时候你们刚入伍,还是新兵,我可以理解。可是昨天的战斗呢?”

  “鬼子就打了那么几炮,他就擅自撤出了阵地。直到鬼子被击退了,这才悄悄回到阵地上,以为我不知道吗?”

  王亮的工作作风非常严谨细致,干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任命的。

  事先必须进行充分的调查,了解了每一个人的日常表现和战场表现,然后综合考虑做出决定。

  显然,目前来看,孙呆子是远不够格的。

  甚至他离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意难平的王亮继续道:“你说说,这样的人能带兵吗?我放心把兵交给他带吗?”

  “让他给我培养逃兵?他孙呆子还他娘的有脸来让你问我?”

  “你回去告诉他,等他什么时候敢跟鬼子拼刺刀了,不再让鬼子的枪炮声吓得尿裤子,再考虑别的!”

  “孙成海,我告诉你小子,不要当了排长就飘飘然了,过几天大队就成立教导队,你是第一个需要去接受任前学习的。到时候考核如果通不过,你这个排长就别干了!”

  “是!”孙成海现在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答应。

  王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行了,回去吧。”

  “你,还有孙呆子,一人写一份深刻的书面检讨,下周的例行工作会议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检讨。”

  “别给我弄些虚话套话,把错误和下一步怎么干写明白!”

  “滚蛋!”王亮见孙成海还杵在那里,不由骂道。

  “是!”孙成海没想到自己的兄弟孙呆子竟然在战场上如此拉胯。

  打仗的时候自己和大狗光顾着杀鬼子了,都杀红了眼,也没关注孙呆子在干什么。

  听王亮这么一说,他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就这表现,孙呆子竟然还撺掇自己来给他跑官。

  结结实实地挨了王亮一通骂……

  骂走孙成海,王亮的火气还是难消下来。

  他对这种动不动就跑来要的家伙深恶痛疾。

  实在没想到在自己的队伍里竟然会有这样的事。

  这也让王亮认识到,随着队伍的壮大,问题肯定会越来越多。

  这也就需要一个业务能力、政治水平高的政委来协助自己了。

  “要不再把赵刚要过来?”王亮自言自语。

  ……

  ……

  ……

  寺内勇作战失利后就把情况向联队长山下奉武如实做了汇报。

  他也不敢欺瞒,短短几天时间,死了一百多个士兵,这哪是能瞒得过去的事情。

  当然,寺内勇也添油加醋地说了一下,驻扎在留山上的至少是八路军的一个主力团,修建了完备的工事。

  而且还布置了大量的雷场和陷阱。

  仅仅凭借武义县的驻军实在是难以歼灭,请求联队派兵支援。

  今日,山下奉武派出的情报官平野大尉就到了武义县。

  武义宪兵分遣队。

  平野隶属于联队宪兵队,一直从事情报工作,所以不苟言笑:

  “寺内大尉,这次山下大佐派我到武义来,主要有两项工作。”

  “请指教。”寺内勇知道自己有事,所以很是谦卑。

  平野瞥了寺内一眼,严肃道:

  “首先,宣读联队长对你本人做出的处理决定。”

  “鉴于武义县治安官寺内勇接连作战失误,指挥不当,造成驻军产生巨大伤亡,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和极其不好的影响。”

  “从即日起,寺内勇军衔降为中尉,扣罚半年薪俸,一年内不得参与晋升。”

  “嗨!”

  寺内勇面如土色,这样的惩罚属实有些超出他的心理预期。

  平野安抚寺内勇道:

  “寺内君,联队长让我告诉你,中国有句俗语,叫知耻而后勇。”

  “武义的治安工作还是由你来负责,希望你够能将功补过。”

  “此外,联队长安排我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对留山的情况展开调查。后续,山下联队长会亲自带领队伍踏平那里。”

  “明白!届时,我愿意带头冲锋!”此刻的寺内勇对留山上的八路军可谓是恨之入骨,欲杀之而后快。

  处理完寺内勇,平野又开始对武义宪兵分遣队的工作记录进行审查。

  翻阅了武田平治被走始末的档案记录后,平野质问吉田道:

  “吉田队长,孙桑反复提示你,来提人的那几个家伙身上有很大的疑点,并明确指出了问题所在,你为什么没有重视起来?为什么不经核实就把人放走了?”

  “这直接导致背叛者武田平治逍遥法外,追击的皇军遭遇伏击玉碎,前去清剿的寺内勇部损失惨重。”

  “换个思路来想,如果你听取了孙桑的建议,没能让武田逃走。那么是不是可以通过刑讯手段让武田交代出许多有价值的信息?”

  “抓住的武田同伙里会不会有留山上八路军的头目呢?是不是因此可以获得更多情报?”

  “可是你为什么没有做呢?”

  “我……”面对长官的接连质问,吉田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平野训斥道:“让我来回答吧,是因为你的愚蠢!因为你的无能!”

  “是!”吉田不敢反驳,也无法反驳。

  “不过在冒领功劳方面,你倒是很聪明啊。在来之前我都了解过了,你把孙桑辛苦调查的功劳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平野戏谑道。

  说罢,平野便恨铁不成钢地给了吉田两个耳光。

  被训斥责骂了整整一个小时,吉田这才被放平野放出来。

  在这一个小时里,平野不止一次地表扬了孙书林工作的严谨和细致。

  痛批了吉田的愚蠢和无知。

  这让吉田很是委屈窝火,自己连一个中国人都不如了,竟然让自己向孙书林学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混蛋喜欢自作聪明,逞能。

  要不然自己怎么会遭受这样的斥责呢。

  路过孙书林的办公室的时候,吉田压制不住怒火,冲进去要狠狠地揍他一顿出气。

  当门被踹开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

  吉田当然认得,这女人叫肖婷,小学教师,是孙书林的未婚妻。

  看着那张晕红的杏仁小脸,清澈明亮的眼眸,乌亮的马尾辫,好一个美貌如花的姑娘。

  想都没想,邪念上来的吉田就直接朝肖婷扑了过去。

  “你干什么?”

  毫无还手之力的肖婷直接被控制住双手,推到了桌子上。

  “救命啊!”

  “放开我!”

  “流氓!畜生!”

  “救命啊!”

  肖婷不停地挣扎更是激怒了吉田。

  “八格牙路!”

  他接连掌掴肖婷,并解开了腰带褪去了裤子。

  “吉田!你在干什么!”好在去食堂打饭的孙书林及时回来了。

  他扔掉饭盒,冲上去推开吉田。

  吉田扇了孙书林一巴掌:

  “你就是一条狗!知道吗?你是我们养的一条狗,真以为自己穿上这身衣服就是人了?”

  “你的这一切都是皇军给你的!玩一下你的女人怎么了?”

  护在未婚妻身前的孙书林攥紧了拳头。

  在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王亮在信里所写的“亡国奴”的悲哀和痛苦了。

  “怎么?想打我?来啊!打我啊!”吉田叫嚣着。

  不过下一秒他就没发嚣张了。

  在隔壁听了一会儿的平野进入办公室,用刀鞘狠狠地抽打吉田。

  并骂:“你这个混蛋!猪头!你还有一点帝国军人的样子吗?!”

  平野把吉田踹倒在地上,连踢带踹了几分钟这才肯罢休。

  “来人!把这个混蛋关到禁闭室去!”

  吉田被宪兵带走,平野九十度弯腰对孙书林道:

  “孙桑,我替吉田的无礼行为向你道歉,对不起!”

  “请放心,我一定会狠狠地惩罚这个畜生的!也请你原谅!”

  孙书林委屈得不行:“谢谢您替我解围,平野大尉。”

  “只是……我不知道吉田队长为什么突然会冒犯我的未婚妻,我可是一直尽心尽力地协助他工作,从来没有得罪他。”

  平野道:“因为我刚刚在他的面前表扬了你对任何事严谨细致的态度,并严厉地斥责了他,或许他是出于嫉妒吧。”

  “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吉田会受到应有的处罚。”

  “当然,孙桑,你在工作中取得的成绩我也是看到了。现在我就任命你为武义宪兵分遣队工作班班长,你的军衔也晋升为治安军上尉。”

  安排孙书林先送他的未婚妻回家。

  等他回来后,平野开始交代任务:

  “孙桑,我希望你能去留山搞一次侦察,对于那里的情况,皇军一无所知,这也是接连作战失利的原因。”

  “你先前写的针对留山的调查报告我看过了,很不错,如果寺内勇能够认真读一读,就不会犯那么愚蠢的错误。”

  “这一次,我希望你能侦察并绘制出更详细的地图,为我们作战计划的制定提供详实的信息。”

  “我相信,士官学校毕业的你有这个能力。孙桑,有些事情是不能改变的,但有些是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是改变的。”

  “等你完成这个任务后,跟我去联队宪兵队工作吧。我们欣赏那些业务能力强,对待事情认真仔细,工作兢兢业业的人。在那里,你会得到应该有的尊重。”

  孙书林对平野帮忙出头很感激,又提拔了自己,自然是没法拒绝的:“乐意为新政府效劳。”

  ……

  打发了孙书林,平野便去禁闭室看吉田。

  “平野大尉……我……”被暴揍了一顿的吉田更委屈。

  “不明白我为什么为一个中国人出头?为什么我会当着中国人的面狠狠地揍你?让你很没有面子?”平野问道。

  见吉田点头算是默认了,平野语重心长地道:

  “孙书林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无论是宪兵学校,还是到士官学校,他的成绩都是最好的。”

  “我们为什么花费那么多的时间、金钱和精力去培养他们?就是为了能为我们所用,为我们服务。”

  “而你,要侵犯他的未婚妻,那不是逼着这样一个能人走向我们的对立面吗?给我们树立一个强敌。”

  “你会说,你可以在此之前杀掉他。那我们对他的投资怎么收回来?对于中国人,要善于利用,最大程度地榨取他们的价值。”

  “要学会去收买他们,奴化他们,让他们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地为我们服务。”

  吉田:“我错了,平野长官,我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平野问道。

  “真的!”想早点结束禁闭的吉田连连点头。

  “好,那你就吃点苦头,忍一忍吧。”说罢,平野便冷笑着拔出军刀,对着吉田的胳膊砍了一刀。

  ——

  PS:大佬们,有票的可以投投推荐票~

添加书签
玗石页 · 作家说
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